来自 www.649net 2019-11-04 09:29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新葡亰娱乐场 > www.649net > 正文

【www.668866.com】文彪根本就看不起对他说这些话的

《创世纪》全剧分为一二两部,但无疑第一部不论从剧情设计、人物性格都要远强于第二部,我想第一部的成功与许文彪这一角色有很大关系。正是因为许文彪的存在,才让这部电视剧的商战好看了许多,这一点与第二部形成了十分强烈的对比。

大概没有哪个反派像许文彪这样,没有什么惨绝人寰的童年,痛心疾首的回忆,或是讳莫如深的身世之迷,更加不是单纯的利欲熏心,甚至在故事开始的时候,他还是一个在别人眼中立地便能成佛的大善人,固执或是偏执地坚守自己的原则,这让他这样一个双亲俱在、拥有兄弟姐妹,还有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可以说绝对与孤独扯不上关系的人显得与周围的人和环境格格不入。
这种格格不入,就是孤独了。
他在小的时候亲身经历了家变,父亲因受贿遭了殃,母亲被赶出家门,他当时就下定决心绝不做父亲那样的人。他留在了一群他看不起的人中间,尤其是他父亲。他把自己从这个家中隔离了出来。心理学里说,好人还是坏人,童年时就该定型了,所以长大了的行为,对每个人来说,都是“后来”的事了。文彪的父亲说文彪小时候,商店多找给他两毛钱,他也要跑回去还给人家。

文彪的后来,荣添、父亲,以及每一个人都告诉他,不要这么固执了,但根深蒂固的行为习惯,不是一两次说教能够改变的,更何况,文彪根本就看不起对他说这些话的人,又怎么会听他们的话?他并非心软、善良,他只是不屑,他不屑于不择手段,他看不起不择手段得到的钱,同样看不起不择手段赚钱的人,他这样认定着,直到现实身体力行地给他上了一课。坚持原则时的许文彪,虽然看似有很多人在身边,但水至清而无鱼,他的孤立,理所当然。
他能忍,体现在蜕变之前,他无论在什么困境中都要坚持原则,除非绝境,他绝不爆发。他每日回到家中都要被父亲念叨没有本事、不会赚钱、死脑筋(有时还伴以拳脚),他忍了;荣添怪他不会走旁门左道,甚至设计拖他下水,他也忍了;TINA离开他、TINA的母亲上门羞辱他,他大哥把本该还他的钱当作借给他,还收利息,甚至连马志强这种除了不是残废外什么都不会的人都来教育他,他统统都忍了。
那个时候的他,把什么都卖了来凑钱,不巧的是车子被人撞花了,他对车行老板说了一句让我难过至今的话:“老板,你说我把车洗干净,再打上两层蜡,能不能多卖两千块?”这卑微的话语蕴涵了多少隐忍?是的,除非绝境,逼不出这个人一点反抗。他看不起的,是昧着良心赚亏心钱的人,绝不是他母亲那样辛劳善良,却什么都得不到的人。所以他拼却了性命,也要保护她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颖欣也是这一类人,这容后再说。
于是母亲面临的绝境逼他成为了恶魔,而不是他自己的绝境使然,人生命中必定有些东西是高于一切的,文彪的原则虽然重要,但母亲毕竟更加重要,当他发现原则救不了重要的人时,抛弃成了必然。台湾之行,是文彪蜕变的前兆,上飞机之前,他祸不单行地遇到抢劫,他神志混乱,拿刀朝那个抢劫的人身上一阵乱捅,然后紧紧抱住装着救母亲性命钱的袋子,心神不宁地上了飞机。
在台湾时,他面对为难母亲的黑社会,用手攥住了向他砍来的明晃晃的刀刃,杀气腾腾,连黑社会老大都为之侧目,相当地赏识。绝境之后,文彪的狠劲,初露端倪。
回香港后,文彪去参加了被他杀死的抢劫犯的葬礼,为最后的蜕变预热。编剧为文彪的破茧成蝶举行了一个仪式:一场马拉松比赛,也像文彪的一个决定,抛弃了哮喘、软弱,抛弃了一度以为能够杀身成仁的原则,而只为自身和所爱之人的实际利益而活。
文彪从一个极端逐渐走向另一个极端,孤独,却由始至终不曾改变。那时他孤身一人在台湾昏暗的小旅馆中苦苦挣扎,盘算着还剩多少钱,仿佛在计算剩下的生命,身形都隐没在黑暗中,那是我最最怜惜他的时候,这个可怜的孩子,为什么要独自面对这些?蜕变之后的他变忍为狠,确实是不同了。父亲一如既往地念叨,他会针锋相对地反驳,动手打的话,他会反抗;叶荣亨言语上侮辱他,他发飙把叶荣亨打了一顿;任何事他都变得很主动,对霍景良、对颖欣、对钱财,都是如此。
孤立的过程是痛苦的,事实上,文彪也不曾真的与什么人成为同伴,他一直是孤独的,这个网络游戏名字:www.369mz.com过程,只不过是将孤立表面化的过程。他曾经拿自己的性命去赌,赌马志强的信任,结果他赌赢了;在荣添面前,他把一切罪责推到对方的头上,虽然因此而免于受到责难,但友情在慢慢变质,谁都看得出来。这个时候的他,已经是立在孤立的边缘做最后的顽抗了。然而决裂,也是他自己的决定,也不过在于他一句话的须臾之间,荣添说:“如果你还要跟叶荣晋扯不清,我们兄弟就不可能再合作!”文彪断然道:“就这么办!”掷地有声。
若说这决绝的话语是因为对荣添较自己先知道颖欣怀孕而心怀妒意,那么对TINA的欺骗,则是毫无必要的,不过是对自己的处境雪上加霜罢了,在那个时候,只有TINA一人还因对他余情未了而愿意帮他,他竟然这么草率地葬送了对方的信任。这时的文彪像所有刚愎自用的独裁者一样,自认为已经不需要任何人了,自以为天下无敌了。结果如何呢?他只有一间小小的公司与明大抗衡,身边连一个可以商量一下的人都没有,他几乎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每个人每天都要诅咒他几句才入睡,仿佛自己是正义的拥护者,他的公司与他自己一样孤独矗立,伴随着无烟城的梦想,四面楚歌。
文彪被撞断腿以后的故事我不再喜欢,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困兽之斗,我无力回天,剩下的,不过是亲者痛、仇者快的老套戏码。
如果颖欣是站在文彪这边的话,文彪或许还不算完全的孤独,《创世纪》自文彪死后我全然放弃,所以现在才听闻颖欣临死时对荣添说的话:“(现在)能跟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在一起,已经很开心了。”这样的话,就算我再想为颖欣开脱,也不能够自圆其说了,如果这个女人真的仍然爱着荣添的话,我真的这辈子都没法原谅她,就算她死了。我真的替文彪不值,但似乎又没有不值的理由,爱与被爱本来就不是对等的,可能我是恼恨她欺骗了文彪或者说欺骗了我吧,因我曾是最艳羡他们这能够包容一切的伟大爱情的人。况且文彪所有的努力,活得如此辛苦,一部分也是为了颖欣的幸福。
恶魔身边需要天使,而文彪当初也正是被这样的纯洁所吸引,这与母亲相近的感觉。但就像文彪对颖欣表白时说的那样:“如果没有遇到你,我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。”恶魔没有天使也一样生活,只是生命会少了些依托。事已至此,颖欣是否最爱文彪已经无足轻重,文彪也不会在乎了,重要的是文彪最后一刻在桥上的那通电话,他说他选择颖欣,他愿意为了他的爱情放弃恶魔的身份,他放下了所有的一切。人的一生中还能有如此伟大圣洁的爱情存在,那么哪怕是面对死神高举的镰刀,亦无所畏惧了。我为之心酸的是,文彪在死的时候,竟然仍是孤身一人。

本文由新葡亰娱乐场发布于www.649net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www.668866.com】文彪根本就看不起对他说这些话的

关键词: 新葡亰娱乐场 www.649net